忘年
来源:中财论坛         作者:xam720         时间:2023-02-14         点击量116

在日企工作,每年都有组织“忘年会”,最早听说“忘年”这个词,以为是“望年”,期盼新的一年的到来,后来才明白,是“忘年”。

所谓的“忘年”,就是要忘掉一年的所有不快,放下思想包袱,轻轻松松的迎接新的一年。往往,这一天,日方人员会暂时忘掉个人身份,尽情的享乐,酒席上,丑态百出,几乎都会喝得酩酊大醉,将他们平时不为人知的一面,展现在众人面前。毕竟,对日本人来说,工作压力确实很大。

到私企工作后,集团年末也组织一次聚会,然而,和日方不同,聚会带有浓厚的等级色彩,集团高层领导自成一席,各部门的负责人汇在一桌。下层人员,正襟危坐,盯着主桌,没有人能放开喝酒,“忘年”的意义,在私企荡然无存。

但“忘年”这个词语,还是在心中扎下了根,年终岁尾,就会浮到脑海中,从心底还是会想着,把过去忘掉。忘年之所以变得重要,说来说去,是近几年不快的事太多,高兴的事没有。

记得曾有个时期,年年为自己写一篇新年寄语,文章之中充满豪情,又堆积着希望。

曾有一年的元旦,和朋友在西湖边骑着电单车游玩,中午,在知味观小酌,一边吃着西湖醋鱼,一连喝着啤酒,谈论着江浙一带的风土人情,此情此景,难以忘怀。一份新年寄语,从心底油然而生,想不写都难,时至今日读起来,仍有回味无穷之感。

只是,写着、写着,写不下去了,写不下去的原因在于,既没有了写的心情,也没有写作的动力。

有如刚刚过去的一年,过得有些迷迷糊糊、浑浑噩噩;过得有些不知所措、心烦意乱。即便,想降低标准找一点能让自己心灵得到安慰的事,也找不出来。

这一年,不开心的事太多了。一年三次进医院,其中一次,术后禁食三天,即便此时,还承受着“癌”带来的可怕精神压力,心中充满惶恐,胡思乱想。术后,还要一点点的恢复到正常饮食,半个月不到,体重下降了20斤。手术是留有尾巴的,三个月、半年、一年都要复查,复查到何年何月,只有天知道了。

工作几十年了,从未有过对工作如此的抵触,从周一上班就会盼到周五,屈指数着节假日的到来,曾有过的上进心,那份执着,一夜之间就消失了。甚至于,在电脑上下了一个倒计时的小软件,天天数着到退休的时日。

女儿一年换了三个工作,加之她的室友突发的精神疾病,让金沙集团娱乐场网址产生很大的焦虑,即便在病床上,也不得不为这些发愁,且又帮不上什么。人过了中年,或许最大的精神支柱就是孩子了。孩子的一举一动,足以牵动一位父亲脆弱的心脏。

疫情、居家,最低工资,几次看病;收入少了,花销增加一大块。眼看到了年底,还随波逐流“阳”了一次。这一年,用堵心形容一点不为过。

虽然百事不顺,但还是在日常生活中,努力营造出几许浪漫,随手拍些花草,几幅雪景,写几首小诗,听听喜欢的音乐,微薄的小事或许能给贫瘠的精神生活,揉入了一缕阳光。

元旦的天气很好,阳光早早地洒到窗前,只是心里还是阴阴的,一点没有迎接新年第一缕阳光的悸动。这主要还是对新的一年,缺少信心,从年初仿佛又看到了年底。

但人总要往前行,冥想或许是有效的方式,躺在床上,用一整天,规划着退休之后的生活:或许先去稻城亚丁,看看世外桃源的样子;或许是坐一趟从北京到莫斯科的国际列车,饱览一下贝加尔湖的风光;或许去一次西沙群岛,将自己置身于蔚蓝无际的海洋。

冥想之中,心情好了许多,心胸变得宽广,阴霾和不快慢慢减退。不管如何,人总要前行,曾有过的不快,尽最大努力,能忘就忘了吧!

上班的途中,慢慢地开着车,太阳又大又圆,照得路面闪闪发光,还是熟悉的二环路,道路两旁还是那些建筑。不知为什么,一瞬间,眼角突然噙满了泪花,不明白这泪花是因何而来,是因为期望,还是由于畏惧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在新年到来之际,有一种看不到情愫,消消拨动着心弦,触动内心的最深处。

有泪花,说明心中还有希望,还存有对明天的渴望。

想起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中的一句话:总有一种力量让金沙集团娱乐场网址泪流满面,总有一种力量让金沙集团娱乐场网址精神抖擞。

让无力者有力,让悲观者前行,让往前走的继续走,让幸福的人儿更幸福。


上一条:别做蝜蝂
下一条:放过自己

相关文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